如何活着

一页页重温了这几年来所写博客。读书时简单的快乐和烦恼,逐渐成长为种种复杂而细微的感受;以至于记录这些感受时,常常力求真实而难至。深夜无眠,斟酌着写下这些字句,但愿无违我心。

人之自心如何能存在着,本是件神奇的事,如诗人说,That I exist is a perpetual surprise which is life. 在十几岁的某一天,忽然意识到这个,惊异而惊喜。“我”既能存在,世界怎能轻易用唯物主义解释呢。只是后来很快就不再想这件“小事”了,上学是唯一的,明确的目的,不必疑虑。

未工作以前,二十岁以后,闲暇时间不少,想得也不少,只是读书太少。生活的目的仍然是明确地指向毕业,然而毕业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独处而心焦之时,了解了些许哲学和宗教。虽然只见皮毛,亦深感其精深,于是以此为锚为舵,以为读懂了就可以解决问题,解决心中隐藏的无方向感。然而并不能轻易想明白。例如,若相信神,是否也要相信地狱?哲学家穷其一生也不可能想明白这些问题的答案,实则这些问题本不是人所能回答的?无论如何,至少觉得有些新鲜空气和光亮从书中透出来。将问题放在一旁,先毕业再说。

工作后,存在的意义和问题一下子被放大了。生存既已无忧,工作与生活如何平衡才是合理的?生命为何有痛苦?“成功”是否是真正有价值的,值得追求的?虽然工作之外时间不多,但是毕竟这是真正的闲,不像上学时周末也是在工作状态的。因此,必须找寻一个新的目的,一个真正的目的。于是继续看书,同时补完各类艺术爱好。简单地说,艺术之美是接近完美的。如果宗教与无神论同样不容易被证实,我们内心至少可以感知的到,艺术是接近完美的神性的;因此,沉溺于艺术似乎是一个稳妥的选择。如果说这几年除了工作之外,我有什么成长,那就是渐懂了些诗书画印。那一片在这世界上存在已久的美丽的新大陆,如今我亦已踏足。

或许这样已够了,甚至太多了——过日子,应该是柴米油盐,无需折腾这些。想太多,终是无益,徒添烦恼。只是已经回不去了。从小到大打了十多年的电子游戏后,终于觉得厌了;现在这个我已经有点看不进去动作片、肥皂剧了。唯有研究“艺术”这种“非主流”的东西觉得有乐趣——还好,写程序也有其乐趣;只是自然科学之乐趣与其精巧、冷酷的美,似乎永远都比不上一首诗,一卷画来得温暖和动心。

但艺术是否是一个终极的归宿呢?此地虽美,却终非完美。如同美酒,短暂沉浸之后,总要回归充满痛苦和问题的人世。那么,只有宗教可以解决问题。既然因信生义做不到,佛学似乎是唯一解脱。

解脱之道,简言之,“心无挂碍”,则“无有恐怖”。放下,在经历了种种苦难之后,是个好选择。默诵经文,心神奇地安定下来……久违的安定感觉啊。能除一切苦,真实不虚。

但是仍有一件事情不妥。我是否变成了一个消极厌世的人?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之中,故作“高雅”。心底直觉说,人生的责任感是不可逃避的。不可简单地轻松地走开,虽然要承认,我有些向往“轻”的生活,逃避“重”的倾向。

昨夜重新打开《论语》,程子言:如读论语,未读时是此等人,读了后又只是此等人,便是不曾读。一直厌倦道德文章的我很有些触动。再忆起老师的话来:读孔孟,总不至于行偏的。虽不能确认哪一条道路是唯一的正确道路。温厚的圣人处世之道,或许是现在这个我更需要追寻的。

或许应认定一条道走下去?但我总要看过,试过,才能坚定。或可用古人的作风安慰自己,独善其身与兼济天下不妨统一。逍遥时逍遥,拯救——这个词太重,换做“稳重”吧——稳重时稳重。有些人很快就成熟稳重起来,而我似乎总要自误几回,绕个大圈子,看遍了所有的可能性,才能说服自己。担起担子。收拾心性。立起身,稳步前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司败问:昭公知礼乎。孔子曰:知礼。孔子退。揖巫马期而进之曰:吾闻君子不党,君子亦党乎。君取于,为同姓,谓之吴孟子。君而知礼,孰不知礼。巫马期以告。子曰:也幸,苟有过,人必知之。

〇 巫馬姓,期字,孔子弟子,名施。司敗揖而進之也。相助匿非曰黨。禮不娶同姓,而魯與吳皆姬姓。謂之吳孟子者,諱之使若宋女子姓者然。

〇 孔子不可自謂諱君之惡,又不可以娶同姓為知禮,故受以為過而不辭。

〇 吳氏曰:“魯蓋夫子父母之國,昭公,魯之先君也。司敗又未嘗顯言其事,而遽以知禮為問,其對之宜如此也。及司敗以為有党,而夫子受以為過,蓋夫子之盛德,無所不可也。然其受以為過也,亦不正言其所以過,初若不知孟子之事者,可以為萬世之法矣。”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学而思, 未分类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7 Responses to 如何活着

  1. nzn says:

    诗意的栖居在大地上

  2. Qing says:

    “心无挂碍”=了无乐趣,“无有恐怖”=以爱为动力,这个好。

  3. blue says:

    诸法空相 不生不灭 不垢不净 不增不减

  4. 路过 says:

    不想到想,追求到解脱,诵经到安定,复而厌世,可是佛家既说色即是空,也说空即是色,色能看空第一层,空能看色更上一层,是吧

  5. Xiangpeng says:

    谢谢!说得很对。

  6. 猴猴 says:

    都是这样一个过程吧! 虽然没有你那么深入和坚持,但是真的感同身受 ,甚至更加小心谨慎敏感。

  7. Phyllis says:

    博主可信佛?同道中人啊。。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