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雨登黄山

依我说,“黄山归来不看画”。

山岩清奇如仙人,松针遒劲如笔墨。巨石切削出山崖的形状,青色的,微黄的,沾染了苔痕水迹,直探云海之底。阵阵云雾在空中随山势起霓裳之舞。老根抱紧了山石,松枝扎在黑鳞驳驳的枝干上,饱含力量地伸展出去,微弯地托起一簇簇绿蜡。细观之,如苏轼《寒食帖》笔法般顿挫有致——竟是可以借之悟书道的。

山上有画家悠闲地坐着写生,一笔笔描画山石,山松。画得如何且在其次,只见两人都是很快乐的样子,叫人看得也手痒了。

午后,风雨云雾齐至,四下不见。摸着湿漉漉带着小水珠的青黑色松针,望着“排云”,“听涛”的匾额,恨不得手掌长大如铁扇,扇尽这无穷雾气,好教这山现出真面目来;这时心里倒还有几分豪气呢,哪里想得见下山时的辛苦。

然后就是漫长的山夜。风雨交加,在小屋中安坐,几乎忘了自己在山上,却又有疼痛的双脚提醒这山的威力。

翌日,风雨更盛,连缆车也都停了。出门见到旅馆外有好多帐篷,真不知他们这一夜是怎么过来。穿上雨衣,撑起拐棍,走路下山吧。十四里山路,待我一步步丈量过。

雨到处,小瀑布生了出来。山顶上温柔的小小涓流,逐渐长成奔马,从身边掠过;以至于变为猛虎怪兽,咆哮着拍在前方的青石路上,冒着气泡,浸过脚面,再猛地跳下山崖,奔向无止境的未知。

路狭草木长,白浪逐人归。十里吞云下,五尺语不闻。

山边的松枝逐渐化成绿叶,云雾也淡了些。抬头远远望去,依稀可见“仙人指路”的奇松石悬在天间。每处景致都值得静静独坐,对山细细赏玩;只是走了如此一路,已开始头晕腿软——罢了,不歇了,继续走吧,天黑前得下山。再不下山,那渐渐灰暗下去的山峦就要变成张着大嘴的精灵鬼怪了。

待到见到片片绿竹,可以松口气,到山脚啦。上了公交车,天刚黑下来。躺在最后一排座上,听着雨声,亮起车灯,饮一杯太平猴魁,飞往文明世界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途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2 Responses to 风雨登黄山

  1. blue says:

    好美的山水画,赞意境

  2. Xiangpeng says:

    谢谢:)其实去了才知道,不是笔墨能形容的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