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访曲阜

孔府孔庙归来,竟无几句可写的。

孔庙大殿斗拱耸立,龙柱石刻冷峻而华美。那宏壮气派格调与当地民风气质相差甚远,更像是京城的一部分穿越至此。历代皇帝所立碑石排作几排,大多蜷在亭子里,几座特别高大的,快把亭子撑破。也有的亭子已毁,只留石碑在清冷的风中,与大臣们所立若干小碑守在一起。不知后代的皇帝如何看待前朝的碑文;至少他们不会只选农民起义领袖朱洪武的石头留下,却把其他的砸断,留下刺目的伤痕。

寒风拂过紧锁着的、黑魆魆的厅堂;逝者如斯。大成殿上,康乾的题字金匾高悬,80年代重塑的雕像七漏俱全而神韵全无。我忍不住疑心哪些是真迹,哪些是仿真,哪些是狗尾。或许好东西都收到档案馆里了?但愿如此。

昔人已乘黄鹤去。千年的美好和肃穆,如今空余庙宇碑阁。或可安慰说,儒学未曾丢失,如同“鲁壁”之中所藏书卷,虽经焚书仍得保存。只是,在如此冬日经由此地,难免与物同悲。

未曾见到《礼器碑》,或许将来会见到,或许不会。只知我几日前曾来过此地,十几年前曾临过此碑。有如此缘分,亲见或不见,又该如何说?还是随缘去罢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心情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One Response to 冬访曲阜

  1. djxiong says:

    say hello,新春快乐!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