晨读书摘

“人都俨然为一切名分而生存,为一切名词的迎拒取舍而生存。禁律益多,社会益复杂,人性即因之丧失净尽。许多所谓场面上人,事实上说来,不过如花园中的盆景,被人事强制曲折成为各种小巧而丑恶形式罢了。一切所为,所成就,无一不表示对于‘自然’之违反,见出社会的拙象和人的愚心。然而所有各种人生学说,却无一不即起源于承认这种种,重新给以说明与界限。更表示对‘自然’倾心的本性,有所趋避,感到惶恐。这就是人生。也就是多数人生存下来的意义。”

“我需要清静,到一个绝对孤独环境里去消化消化生命中具体与抽象。最好去处是到个庙宇前小河旁边大石头上坐坐,这石头是被阳光和雨露漂白磨光了的。雨季来时上面长了些绿绒似的苔类。雨季一过,苔已干枯了,在一片未干枯苔上正开着小小蓝花白花,有细脚蜘蛛在旁边爬。河水从石罅间漱流,水中石子蚌壳都分分明明。石头旁长了一株大树,枝干苍青,叶已脱尽。我需要在这种地方,一个月或一天。我必须同外物完全隔绝,方能同“自己”重新接近。”

——《烛虚》

周日清晨醒来。柔光滤过窗帘,微微地照亮屋子,离中午还有好几个小时;离夜晚,一天的终止点更久。置一茶一椅于窗台上。绿萝爽亮的枝条,香蜂草软濡的叶片承受天光,透彻地绿着。光线穿透玻璃壶,猫好奇地探望其中闪动的鳞波,小心移动脚爪,安然地巡游过这一分清巧的晨景。茶水微黄,书页也微黄。安静地阅读沈先生的文字,回归心性本来的自然。“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,因为他们必得饱足”。真实可信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心情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One Response to 晨读书摘

  1. claire says:

    你还挺小资的~

发表评论